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无人理睬无人问津

所以对啊 在这种无人理睬 青黄不接的时候

我该怎么办

就是说有些时候他不来找我。或者直接说就是我们的关系已经玩完。

然后我又觉得sugar daddy so old

what should i do.

找个同龄的朋友比较好

貌似大家都在狗着

狗着就狗着吧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关于我是谁的问题

现在这个阶段好尴尬

其实大家每个人都很尴尬啦。上班的不上班的。

按理说,现在已经是大家批量卖房的阶段了,而我还在买房供房子,就真的很奇怪。

是的,确实是很奇怪了。因为我父母很菜。

无所谓了不管他们。都不管。

就只先管我手上的吧。昨天去躺宁波,蛮好的。参加那个活动。

然后我觉得我现在年纪大了,脑子有时候似乎不好使。

所以干活,学东西的话,就还是可以抓紧一点的。今天呢,先把迁移的事情做了吧。其实真的是在杭州才有如此的效率和动力。有点闲时间再收拾家里。还有就是再看看杭州有没有岗位。

如果以前 每次都是胃在痛的话

这次真的是 心在痛的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关于考大数据中心去了趟上海的事情

好吧

e-elusion不能用了。但是还是想写点东西。

今天又到上海啦。

还是住在七宝的汉庭。虹桥这个地方蛮爱的诶。

但我觉得还是更喜欢杭州哈哈。应该还是会回到杭州。但是貌似真的在那边找不到工作。只有继续再慢慢投简历吧。然后就是自己的赚钱的项目,最近也没怎么跟进就是,最近跟他吵的几场架还是蛮大的。

就是说不合适的问题。点其实还是蛮简单的。就是他觉得我不该问,就是笼统点的说吧,我情商低。情商低到什么程度呢,就是跟别人都不在一个频道。只看自己想看的东西,不关注别人表达的东西。

蛮可怕的其实。

还有就是一个比较大的转变:今天在枫泾服务区那边被交警扣住了罚钱扣分。这个事情换做我以前的话,就肯定吵到不行了会跟交警各种杠。今天虽然一边哭,但是一边在等这个警察不利索地写条条,甚至想到了说这个警察在别的方面的支持肯定服务到了社会。 对制度的遵守和规章问题,儒家的这些东西,曾经我都完全特别摈弃的。现在觉得存在即合理吧,遇到了还是需要应对。

然后想到以前自己说的,兼容那个点。王路克的事情在意料之外,为什么我之前没有想到这些可能性?是没有想到,还是说不愿意去面对?不愿意面对的话,是怪自己傻。没有想到的话,确实是认识的问题。所以把能想到的各种可能性想到,还是没问题的。

不过话说回来。大家都自私,精致利己。约炮可以在中国新加坡哪里都可以,就是不能在美国,这个事情让我想起来了之前,杭州小哥会到上海找我,但是我到了杭州找他就不出来的情况。所以我说他有问题,这个事情是没问题的。就是他肯定是有问题。但是具体的问题点,我觉得并不是在那边多少女人或者怎么样。而是这个人就是在引导我去满足他的利益和需要,同时不承担任何我面对的风险。嗯,事实就是这样,这种吸血鬼呢就离得越远越好。或者把利益谈明白。需要面对风险的是我自己,也只有自己可以遮风挡雨。

而他非要说是因为我情商的问题。拜托,在一开始你就不让我去美国,那个时候都还不知道我情商低。所以这个问题并不是原因,但是当然,我会对这一部分优化。所以是的,发帖子引来了一群想占我便宜的人哈哈哈。改天可以聊下这个话题。

算了,我还是想谈个正常的恋爱。男生在身边,遇到事情可以共同面对,开始的时刻也可以一起分享。这种人有嘛?然后我也比较想睡哈哈哈。不需要他有很多钱,哈哈。挺好的。在宁波遇到比在上海遇到的概率会大其实。要不要再争取一波到宁波?其实蛮好的,也许这个才是命运了。

Why我还总是不信邪呢?我确实还是并不想上班,是想乱来的哈哈哈哈。也许一无所有。不管了。这个乱来,赚取超额收益,不能是靠婚恋吧,想着用色把男人迷住这个确实很傻。

来吧理一下手里面的项目和完成度:

1.17号考大数据—这个可以实现做真正有用的事情 这个其实是离我目前最近的实现手段哈哈哈哈哈哈

2.今天股灾 就特别惨 等会可以看下大咖们的说法 然后如何落实到我的?

3.外贸网站 哎。其实这个也许可以等我有钱或者上班的时候外包给别的人做。别特么继续拖了。

4.做PE或者VC的话呢?很多看这些行业的人已经看过了啊。

再加上今年行景真的不行,我特么是不是真的该去宁波银行啊.?在找工作的时候无法撒谎 无法以得到offer为目的。所以我到底能不能做到 超额收益?

手上在看文字,准备明天的考试。

但是内心有很多思想,想法,躁动不安。

坐在浦东图书馆,觉得身边的人都特别穷。

其实人家也不一定特别穷。我觉得我也一定程度丧失了一些自信。就是说的,站久了就不敢坐了的感觉。

没事,先准备明天的考试。

先沉淀下,也许有很多的想法,多审视,常度势。

考完试,周天,去一趟宁波吧。就是单纯地希望心念止息。

跟他吵架了还是很不开心。内心不peace。怎么办。包容。因为确实他脾气差,我相信有些点上他也觉得自己冲动了后悔了,但是我没有做好的地方也还是很多。比如:

1要说 我平时交往比较多的男生是gay

2要说现在找到的工作的情况 自营盈利的情况

3要说哪些地方有在怕

4要说 我自己身上不对的地方是愿意改

我的有些点他也不get。先缓缓包容吧。我知道了,现在目前我感觉痛苦,心神不宁的原因,是觉得他这些part,我很难兼容,很不容易去兼容。—找找兼容的可能性和方法?

不自觉地开始思考兼容的问题了。

浮萍男孩可以看看。

其实人家一早也说清楚了,不太会把女人当回事。

有一种失落叫做得而复失,而你这就从来没有得到过好嘛。所以不存在的失去哈。我到底怎么了?伤春悲秋的,无法集中精力到准备明天的考试上面。其实考试已经很紧张了。需要准备的时间和节奏什么的。为什么我还一点不着急,在准备的时候也还是无法满心投入?

看着屏幕前面的自己,我依然是好看的。这么美。真的是美。但是性格脾气也确实不好吧。情商感人了。就离那些捧杀我的人远一点。多看看实质和真相。宏表叔娅liangliang我还是蛮喜欢的哈哈,有事情没事情多跟他们交流。

再喜欢的人,不管多么来电,X方面是多么的爽,感情是多么的折腾,都需要看能不能把日子过到一块儿去。然后在日渐平淡的春夏秋冬傍晚清晨中,我依然爱你。

脾气其实没有不好吧,我人非常温和温柔的。只是就是说情商真的很低,不太懂照顾别人的感受这个道理。一直以来都不懂别人在想什么,可能真的我是不太聪明吧。其实不说多,就是单单说说和董梦兰欢欢的区别,其实就很明显了。性格太拘谨了。没关系,继续后面的时光啦。就是说白了不太会表现自己,不懂怎么跟别人互相亏欠。这个点还是蛮重要的,学会和别人互相亏欠。

明天的考试怎么说都还是值得准备的。加油吧。明天这个时候就考试完了,就还是想跟他说那些。然后就是还有很多别的可以搞起来。

那么现在就是。。。已经说过了的节奏。

就是可以不管了,该明白的也明白的,毕竟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

然后今天又早起了,蛮佩服自己的。

我觉得还是很需要注意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印象的,比如到最后小哥哥跟我说我在他心里的形象简直是。。。还有说我情商低。。。这个还是需要大量的精力来维持的,比如你看,我不想见敬猪,他就可以很知趣的一直没来找我。这也是一种本事吧。但是我觉得相比来讲,更加高级的还是小哥哥当时要拉黑的时候,他就很强势地说拉啊等等。气势完全被控制住。

就是怎么说,顺从是一般情商,更加高级的情商是找准合适的点进攻。

5年了,就变成了他,这一套在大城市也许真的好用呢。个人的形象真的很重要,当然有很大一部分是要物质换来的。有一点可以的是就是在那个很能杀的时候,情商不够,没有发挥出来最大的效力吧。

星巴克抢到了位置哈哈哈,有打算在这里苟到下午了。脑子里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,这个男的我也不是很惦记了这个点,因为昨天说那个点就把前面的很多误会解释清楚了,有什么时候可以考完了再想就好了。还有的,就是我觉得在上海附近的小城市还是蛮好的。周天去宁波逛一逛好了,然后看下周要不要继续勾搭宁波银行。

小城市会蛮好的,慢,就可以做很多自己的事情。

看了两个小时了,关于下午要考的东西。有一点累。

学了这多多年统计学,工作了这么多年。再回头看这些内容的时候,竟然也还能有一些新的收获,同时对于这些内容反刍整理和归化的过程还是蛮爽的。甚至在准备的时候,都有在考虑,如果我出题,我要出什么题目哈哈哈。

今天考完试了。

== 我还是想在e-elusion上面写

其实慢慢地不是寄居在哪个小屋子里 而是活在别人的目光里面了。

就能写了这么多。

先发一篇然后再写今天的。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股市日记

突然想写下白菜策略的观察了。

感觉自己对自己的策略不是很信任,然后真的似乎错过了很多的机会。

上周末跑出来的策略有300来个公司,按理说就是最好的入手的时机。为什么我忽视了??

为什么我还是没有重视? 为什么我没有相信自己?

今天10块以下的股票就全部翻红。

所以我是不是又错过了时机?

对于这个策略 我是不是真正的知道?

知道 和 做到

没有做到的话,确实,是我还不是真正的知道。那就继续。

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每天的起床动力

说实话 每天作息还是蛮正常的

起床的动力是脑海里面一些风景和记忆 还有特别的一些回忆 还有心向往之的地方。

比如大兴安岭以北的雪岭和森林

比如潮汕的牛肉丸子粥

其实今天让我焊起的一幕 是

就是在杭州 大夏天的时候 那个时候那天 我好像还没有开车

从小筑打车 到槿树篷 那个是个周四的早上 我记得很清楚

是8月还是10月我忘记了

早上太阳很大

虽然是早上,但是依旧强光自射。

我就站在窗外楼下,就站在那个地方,盯着窗户窗帘和空调的风扇。

不知道人在不在。

或许人在不在在那一刻也都不是最要紧的,毕竟在与不在牵扯到了上门不上门的思考的可能性。要牵扯太多的

思考心念和权衡。

有阿姨在扫地,用那种干掉的竹子绑起来的硬硬的枝的扫地工具。干枯黄掉的枝杈在太阳下映照的油亮发光。

阿姨扫得和地面得摩擦有吃吃的声音。

这些记忆好清晰好清晰。

清晰得似乎忘记了很晒很热,热倒是其次,因为地面一点水印痕迹都没有。似乎靠近地面的一层空气开始发生了形变,

能够让人联想到美国的公路的那种。

还是晒吧,有点痛觉和生理的不适将人带回了现实。

在尴尬的炎热带动我挪步的时候,哐的一声,顶楼的电机风扇转了起来。

瞬间泪奔。

此刻你感受到了我的感受,对你住3楼,失去妈妈的孩子,太热了。

你的热和烦躁里面无奈哀伤不耐烦,我都看得到。

你拿过空调遥控板按键又扔掉它到一边的样子我统统都能看到,你的妈妈也看得到。

可是我无能为力。

在暴晒的太阳下面哭成了泪狗,阿姨自始至终在扫地,有吃吃的声音。

我好看又高在边上直直地站着。阿姨一直没有看到我,甚至没有看我一眼,对。我是不存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