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每天的起床动力

说实话 每天作息还是蛮正常的

起床的动力是脑海里面一些风景和记忆 还有特别的一些回忆 还有心向往之的地方。

比如大兴安岭以北的雪岭和森林

比如潮汕的牛肉丸子粥

其实今天让我焊起的一幕 是

就是在杭州 大夏天的时候 那个时候那天 我好像还没有开车

从小筑打车 到槿树篷 那个是个周四的早上 我记得很清楚

是8月还是10月我忘记了

早上太阳很大

虽然是早上,但是依旧强光自射。

我就站在窗外楼下,就站在那个地方,盯着窗户窗帘和空调的风扇。

不知道人在不在。

或许人在不在在那一刻也都不是最要紧的,毕竟在与不在牵扯到了上门不上门的思考的可能性。要牵扯太多的

思考心念和权衡。

有阿姨在扫地,用那种干掉的竹子绑起来的硬硬的枝的扫地工具。干枯黄掉的枝杈在太阳下映照的油亮发光。

阿姨扫得和地面得摩擦有吃吃的声音。

这些记忆好清晰好清晰。

清晰得似乎忘记了很晒很热,热倒是其次,因为地面一点水印痕迹都没有。似乎靠近地面的一层空气开始发生了形变,

能够让人联想到美国的公路的那种。

还是晒吧,有点痛觉和生理的不适将人带回了现实。

在尴尬的炎热带动我挪步的时候,哐的一声,顶楼的电机风扇转了起来。

瞬间泪奔。

此刻你感受到了我的感受,对你住3楼,失去妈妈的孩子,太热了。

你的热和烦躁里面无奈哀伤不耐烦,我都看得到。

你拿过空调遥控板按键又扔掉它到一边的样子我统统都能看到,你的妈妈也看得到。

可是我无能为力。

在暴晒的太阳下面哭成了泪狗,阿姨自始至终在扫地,有吃吃的声音。

我好看又高在边上直直地站着。阿姨一直没有看到我,甚至没有看我一眼,对。我是不存在的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