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 Leave a comment

写在年前最后一周–关于自我的思考

年前的最后一周,有许多要准备的。

就是很烦,有很多东西和事情,还有不同的关系要杂捋顺。

 

一个是在生活中,还有一个是在工作中,这里讲到一两个人吧,然后对他们的自我的思考。

第一个是我妈,很搞笑的还是。

我一句都管好自己,她就不说话了。

 

 

然后还有亮哥,目前我的这个东北人领导,也很搞笑。

觉得用情绪控制可以来管我。

其实也不是不行,但是太自以为是地榨取价值就是绝对过分了。

 

 

然后我想到关于我们的自我。

中国人尤其明显,大家都喜欢关心别人的事情。操心别人的隐私。

养小孩子的时候,不把小孩当人,后来小孩长大了,也不把自己当人。

这一点其实在东亚文化中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然而在美国这样的国家,是很尊重人的个体独立性的。

 

其实我最近也有如此的困扰,比如在跟男朋友讲问题,“你女人”,“你的女人”,这两个说法其实是差别很大的。

如果我不小心用到了后面一种用法的话,说明我也在自我物化,放弃了对自己负责的权利和义务。

实际上,这个界限应当是立起来的。

我们都应当先是为人,再说彼此间的关系。

中国人其实也很神奇,对强者会有英雄般的投射,认为对方理应是道德很强的人,其实不是的。这都是自己的选择。

像那些大家庭里面,被宠坏的弟弟或者过于操心的姐姐们,都是不成熟的人的吧。

每次我要开始做发展类的work的时候,都会想到一堆的东西。

也许是件好事。

在中国这个稳定压倒一切的坏境,同类不惜自戕来赢得生存资源的环境里,想要追求真理,做一点点有价值的东西。

真的好难哦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